花精療法的醫學研究:回顧與展望

文章目錄

本文所指之花精療法,泛指精選特定植物、礦物、貝殼浸泡純淨礦泉水,經日月曝曬後再用礦泉水稀釋的溶液,這溶液可能做成口服液服用,或者做成乳霜、彩油塗敷,只要使用類似產品做口服或塗敷,都算是花精療法的一環。目前最著名的是英國巴哈花精,本文作者倪英渱則是使用澳洲花晶。

花精療法的探索型研究

花精療法,源自英國而普及於全世界,常用於負面情緒的處理,原是諮商人員使用的工具,也有不少人好奇實際效益如何,並從少量個案研究做起。

有個案研究顯示,使用花精療法後,焦慮與睡眠問題都獲得緩解。如:陳小芬,2020;Marcele Siegler, Cristina Frange, Monica Levy Andersen, Sergio Tufik, Helena Hachul ,2017。

有了個案研究,也有量化研究,不少人利用問卷得出「花精療法改善睡眠、情緒、覺察力」的結論。

如:田庭瑄,2013;劉祐睿,2020;Jeffrey R. Cram,2001;Satwant Kaur Mehta, B.S.,2002;Robert Halberstein, Lydia DeSantis, Alicia Sirkin, Vivian Padron-Fajardo, Maria Ojeda-Vaz,2007;Judy Howard,2007;Marisol Oliva i Segura,2009。

研究重點在於有用安慰劑做對照組,並具備客觀檢驗數字

但儘管問卷泛用於情緒與心理領域,卻不被認為是嚴謹的評估工具,畢竟問卷很容易被語彙或當下情緒、環境影響,純用問卷進行的研究,可信度一般會被打折扣。比較客觀嚴謹的方式,是紀錄某些數字指標或者檢驗數據。

此外,也曾有不少期刊研究指出,花精療法的效果沒有比安慰劑好(H Walach , C Rilling, U Engelke,2001;Edzard Ernst,2002、2010;Shai Pintov , Miriam Hochman, Amir Livne, Eli Heyman, Eli Lahat,2005)。

因此安慰劑成為設計花精療法實驗時,需要被拿來對照的變項:花精療法的成效必須顯著比安慰劑好,才算是有效益的。且因為要確保花精成效明確比安慰劑好,最好是能設計為雙盲實驗。

經整理「有採用安慰劑當對照組且有客觀檢驗數字,並支持花精療效」的研究,依舊是有的,還可按數據取得方式分為幾類:

計算客觀行為數字

主要是計算用藥或者手術次數。比如:Rühle, Gudrun(1995),發現用花精療法比起用心理輔導或醫學諮詢顯著減少分娩異常與用藥。

也有其他研究者發現類似結論:使用花精後顯著比使用安慰劑組減少手術需求(Saira R Rivas-Suárez , Jaime Águila-Vázquez , Bárbara Suárez-Rodríguez , Lázaro Vázquez-León , Margarita Casanova-Giral , Roberto Morales-Morales , Boris C Rodríguez-Martín,2015)

也有發現手術前給予舒緩焦慮用藥,花精組的服用次數比對照組少,據此認為花精有舒緩效果(Toyota, Shigeyoshi,2006)。

檢驗血壓與心率或者心率變異度等數值

結果發現使用花精組的心率或心率變異度較安慰劑組低。如:楊世瑋,2012;S Yang and Y Wang,2012;蔡若蓁,2015;Uma B Dixit , Rishita R Jasani,2020;Suzimar de Fátima Benato Fusco, Ana Paula Pancieri, Stéfanie Cristina Pires Amancio, Daniéliso Renato Fusco, Carlos Roberto Padovani, Marcos Ferreira Minicucci, Wilza Carla Spiri, Eliana Mara Braga,2021.

生化數據檢驗

生化檢測是設定一些指標來檢測,比如:蔡若蓁(2015),用巴哈救援花精進行「清除DPPH自由基活性」與「抑制非酵素醣基化」這兩個抗氧化試驗,發現巴哈救援花精的清除與抑制效果明顯。

也有研究發現,餵養過花精的大鼠比餵養安慰劑的大鼠體重顯著更輕,血糖與三酸甘油酯顯著更低,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顯著更高(Margarida Maria de Carvalho Resende , Francisco Eduardo de Carvalho Costa , Rodrigo Galvão Bueno Gardona , Rochilan Godinho Araújo , Fiorita Gonzales Lopes Mundim , Maria José de Carvalho Costa,2014)。

也有研究是發現牙科手術前,使用花精組的血氧飽和度明顯比安慰劑組高1%,(Uma B Dixit , Rishita R Jasani,2020)。

使用經絡檢測儀

有人用這個儀器做檢驗,發現到使用花精組的任脈改善的效果顯著比安慰劑組好(陳珈妤,2016)。

結語:雖然相關研究有待完善,但值得投入

花精研究如果要提昇可信度,實驗設計就是得要堅持兩大原則: 1.有用安慰劑當對照組,甚至做到雙盲,2.具備客觀檢驗數字。

其實儘管已有研究符合此原則,但花精療法的相關研究仍然不算多,期刊等級也不高,所以這算是一個有待長期開發完善的主題。

考量到以目前證據看來,花精療法能降低手術次數、用藥頻率及併發症,也能降低焦慮、提高滿意度,算值得投入的主題。

中文文獻與簡介

田庭瑄,2013

花精療法對中老年女性身心靈影響之研究
碩士論文,佛光大學,樂活生命文化學系,宜蘭縣。
https://hdl.handle.net/11296/dmvnnw

以前實驗法操作,單組前後測設計做分析,受試者為中華民國養生休閒保健協會轄下身心靈整體療癒中心的30位女性個案,研究對象先填寫花精量表,结束後由個案本身隨機抽取3支口服花精,滴於舌下3滴,再進行七脈輪花精療癒2小時,每週進行2次,為期一個月,再進行後測量表填寫。從統計檢定的量表結果得知花精生理量表、花精情緒量表與靈性量表,前後測分數皆有達到顯著差異性,所以服用花精確實能對於個人的身心靈狀態有明顯改變,經由改善生理上的症狀,使情緒得到舒緩,而獲得靈性之提升。

陳小芬,2020

應用價值鏈分析於服務流程之個案研究-以花精能量調理為例
碩士論文,樹德科技大學,經營管理研究所。
https://hdl.handle.net/11296/565c54

運用價值鏈分析進行個案研究方法,分別為5個流程:1.諮詢2.症狀判別3.處方調配4.實施理療5.成果評估。3位個案調理過程中都發現情緒影響身心造成身型結構受壓迫失衡的症狀,其中小芳改善了身型結構、免疫系統、睡眠與家庭關係;小陳改善了內在的焦慮與匱乏,整體成果令人驚艷,最後小寶因脊椎骨骼結構失衡而產生情緒症狀,也獲得身心平衡。本研究說明情緒是萬病之源,透過運用生物量能花精來改變腺體分泌,促發自癒能力,消彌負面情緒並探索情緒對身心身型結構的影響,進而蛻變成為更好的自己,讓生命更和諧美好。

陳珈妤,2016

植物對於情緒行為影響之探討- 以栗樹芽苞花精為例

碩士論文,中華大學,景觀建築學系,新竹市。
https://hdl.handle.net/11296/8nmmte

以各經絡檢測平均數來說,花精組整體任脈改善的效果比安慰劑組整體任脈較好。因此,花精對於經絡改善具有改善作用,並與問卷量測的結果相同。此外,經訪談後亦發現,花精組受測者較能夠產生自覺發現自己的問題;而安慰劑組受測者較不易產生自覺發現自己的問題。所以可以了解到花精的介入對於人的身、心都具有良好的作用。

楊世瑋,2012

巴哈急救花精對於不同人格特質女性之心率變異影響

碩士論文,南華大學,自然醫學研究所,嘉義縣。
https://hdl.handle.net/11296/7u4vxt

採隨機單盲的方式,針對二十名25-33歲的女性受試者,分別以4滴的急救花精或4滴的安慰劑加入250毫升的蒸餾水進行啜飲,並請受試者於實驗前填寫五大人格特質量表。實驗前、後及後30分鐘進行血壓與心率變異度的量測。本研究表明,雖然作用機制仍然不明,但急救花精對健康女性具有緩和焦慮的作用,且受神經質型人格特質的交互影響。高神經質型人格特質能以急救花精達到降低交感神經、提升副交感神經活性的效果,而安慰劑則否。低神經質型受測者則沒有發現明顯的差別。

蔡若蓁,2015

巴哈救援花精對成年女性睡眠障礙改善效果之相關研究
碩士論文,佛光大學,未來與樂活產業學系,宜蘭縣。
https://hdl.handle.net/11296/4ndbbh

本研究證實巴哈救援花精具有部分抗氧化活性和改善成年女性睡眠障礙的效果。研究分三部份:1.使用巴哈救援花精進行「清除DPPH自由基活性試驗」與2.「抑制非酵素醣基化試驗」,這兩個抗氧化實驗發現巴哈救援花精的清除與抑制效果明顯,3.用嗜睡量表找出超過五分的受試者40名,給予巴哈救援花精,經心率變異器(HRV)量測,在自律神經偏向及副交感神經與實驗方向趨於一致、睡眠品質量表在前後測P=0.016,顯示效果達顯著標準,確實能降低焦慮。

劉祐睿,2020

探討在防疫期間花精對急診護理人員身心健康之成效
碩士論文,南華大學,自然生物科技學系自然療癒碩士班,嘉義縣
https://hdl.handle.net/11296/gpkf42

本研究為隨機雙盲兩組平行前後對照實驗,以中部某綜合醫院急診臨床護理人員為研究對象,符合資格者以亂數表塊狀隨機分派為實驗組及對照組各30人,實驗組使用複合花精噴劑,對照組使用安慰劑(不含花精之純水),每次於耳後皮膚噴2下,每日4次連續3週。評估工具為心身壓力量表、情緒特質量表及匹茲堡睡眠品質量表。資料譯碼後以 SPSS 18.0 軟體分析,統計水準以p<0.05表示有統計上意義,統計方法包括描述性統計、推論性統計。結論:急診護理人員使用巴哈花精者較易入睡及有較佳之日間精神狀態,心身壓力及正向情緒特質皆較介入前顯著改善,研究結果可提供花精相關實證研究之參考。

外文文獻與簡介

Edzard Ernst,2002

“Flower remedie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clinical evidence. Wien Klin Wochenschr.
2002 Dec 30;114(23-24):963-6. From UK.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12635462

本研究搜索了六個數據庫,以確定針對人類採用花精療法的所有對照臨床試驗。結論: 嚴格的臨床試驗數據不支持花精療法,認為應該只是出於安慰劑效果。

Edzard Ernst,2010

Bach flower remedie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sed clinical trials.
Swiss Med Wkly. 2010 Aug 24;140:w13079. doi: 10.4414/smw.2010.13079. eCollection 2010. From UK.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0734279/

本研究找到了七項支持花精療法的研究。除了一個以外,所有的都有安慰劑做對照組,所有安慰劑對照試驗也均未能證明療效。但最可靠的臨床試驗也沒有顯示花精療法和安慰劑之間有任何差異。

H Walach , C Rilling, U Engelke,2001

Efficacy of Bach-flower remedies in test anxiety: a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randomized trial with partial crossover.J Anxiety Disord.
Jul-Aug 2001;15(4):359-66. doi: 10.1016/s0887-6185(01)00069-x. From Germany.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11474820/

本研究採用雙盲、安慰劑對照組與部分交叉的隨機試驗,認為花精療法僅是一種有效的緩解考試焦慮的安慰劑,並沒有特定的效果。

Jeffrey R. Cram,2001

Flower Essence 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Major Depression: Preliminary Findings.
Townsend Letter 2001; 213: 109-110.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53907696_Flower_Essence_Therapy_In_The_Treatment_Of_Major_Depression_Preliminary_Findings

本研究檢查了花精療法在治療輕度至中度重度抑鬱症中的輔助使用。來自美國各地 4 家診所的 12 名患者接受了一個月的「常規護理」,然後是三個月的常規護理加花精療法。12 名患者中有 11 名接受了心理治療,1 名患者接受了營養支持和諮詢。花精療法因人而異,使用了 60 種不同的花精,平均每人使用 8 種花精。本研究的結果使用貝克抑鬱量表 (BDI) 和漢密爾頓抑鬱量表 (HAMD) 進行測量。使用方差分析對數據進行時間序列分析以進行重複測量。常規護理的第一個月顯示 BDI 和 HAMD 沒有變化。花精療法使這兩個指標顯著降低了約 50%。結果強烈表明,可以輔助使用花精來促進輕度至中度抑鬱症的解決。

Judy Howard,2007

Do Bach flower remedies have a role to play in pain control? A critical analysis investigating therapeutic value beyond the placebo effect, and the potential of Bach flower remedies as a psychological method of pain relief.
Complement Ther Clin Pract. 2007 Aug;13(3):174-83.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1744388107000059?via%3Dihub

通過回顧性案例研究分析探索花精療法作為緩解疼痛手段的潛力,以確定患有疼痛病症的客戶對治療的反應。受試者384名,大約 88% 的受試者報告說他們的情緒前景有所改善。其中41 名有疼痛問題,並有46% 的人認為治療減輕了他們的疼痛。亦即花精療法的使用給本研究中的大多數受試者帶來了積極的情緒變化。雖然很難就這些療法相對於安慰劑的治療成效得出明確的結論,但結果令人鼓舞。特別是緩解負面情緒和促進積極思考,包括客戶如何敞開心扉談論和處理情緒問題。

Marcele Siegler, Cristina Frange, Monica Levy Andersen, Sergio Tufik, Helena Hachul ,2017

Effects of Bach Flower Remedies on Menopausal Symptoms and Sleep Pattern: A Case Report.
Altern Ther Health Med. 2017 Mar;23(2):44-48.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8323628/

53歲女性原本深受更年期症狀困擾,在花精治療前後進行了睡眠問卷調查並進行了睡眠監測。服用花精後,睡眠感知和客觀睡眠均得到改善。患者的焦慮和更年期症狀也有所減輕。

Margarida Maria de Carvalho Resende , Francisco Eduardo de Carvalho Costa , Rodrigo Galvão Bueno Gardona , Rochilan Godinho Araújo , Fiorita Gonzales Lopes Mundim , Maria José de Carvalho Costa
,2014,

Preventive use of Bach flower Rescue Remedy in the control of risk factors for cardiovascular disease in rats.
Complement Ther Med. 2014 Aug;22(4):719-23. doi: 10.1016/j.ctim.2014.06.008. Epub 2014 Jul 3. From Brazil.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5146077/

本研究發現,使用花精可有效控制血糖、三酸甘油酯和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證明花精療法可能會發揮一些生物學效應,可作為降低大鼠心血管疾病危險因素的策略。實驗進行方式是,把18隻大鼠隨機分成三組,餵食200 μl 水是A組安慰劑組、餵食100 μl 水與100 μl 花精是B組,餵食200 μl 花精是C組,與 A 組和 B 組相比,C 組的體重增加顯著低於 A 組,並且血糖更低。與A組相比,B 組和 C 組具有顯著更高的高密度膽固醇和更低的三酸甘油酯。

Marisol Oliva i Segura,2009

Emotional support and Bach Flower Therapy.
Rev Enferm. 2009 Oct;32(10):16-9. From Spanish.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0014621/

本研究有119人接受巴哈花精的療程,前後共十四個月,每人平均進行3.4次治療,第一次和最後一次就診之間的時間段因每個病例和個人的個性而異,共進行了 405 次就診,平均每位患者 3.4 次。並用 EVA 量表衡量改善情況:接受治療的患者中有 87.4% 回報有良好或非常好的進展。以此觀之,花精療法似乎是一種很好的精神藥物替代品,非常有效,副作用更少。

Robert Halberstein, Lydia DeSantis, Alicia Sirkin, Vivian Padron-Fajardo, Maria Ojeda-Vaz,2007

Healing With Bach® Flower Essences: Testing a Complementary Therapy. Journal of Evidence-Based Integrative Medicine.
First Published January 1, 2007.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1533210107300705

本研究採用雙盲臨床試驗,使用標準劑量急救花精與外觀相同的安慰劑,在 111 名 18 至 49 歲個體的樣本中進行,隨機分為治療組 ( n = 53) 和對照組 ( n= 58) 組。並在使用花晶與安慰劑的前後,使用斯皮爾伯格狀態-特質焦慮量表 (STAI) 進行測試。統計分析表明,使用花精組裡,高焦慮受試者的前後測分數達統計學顯著差異。亦即急救花精可能有效降低高度的情境焦慮問題。

Rühle, Gudrun. 1995

Pilot study of Bach Flower Essences administered to first-time mothers in prolonged pregnancy.
Erfahrungsheilkunde 1995 Vol 44 (12) . From Germany.
https://www.epistemonikos.org/en/documents/185e417eef7445349b1f9d92fffe2dd627d617e7

把24名產婦隨機分三組,每組八人,一組進行花精療法,一組採用心理輔導,一組由婦科顧問輔導,結果發現,花精組需要的藥物最少;分娩併發症更少。

Saira R Rivas-Suárez , Jaime Águila-Vázquez , Bárbara Suárez-Rodríguez , Lázaro Vázquez-León , Margarita Casanova-Giral , Roberto Morales-Morales , Boris C Rodríguez-Martín,2015。

Explor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External Use of Bach Flower Remedies on Carpal Tunnel Syndrome: A Pilot Study.
Evid Based omplementary Altern Med. 2017 Jan;22(1):18-24. doi: 10.1177/2156587215610705. Epub 2015 Oct 11.From Cuba.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10.1177/2156587215610705

本研究用花晶製成的花霜治療輕、中度的腕隧道症候群,分「安慰劑組」14名、「知道用的是花霜組」13名、「不知道用的是花霜組」16名。儘管在自我報告的症狀嚴重程度和疼痛強度方面都有觀察到顯著改善,但有用花霜的兩組是更明顯。且使用安慰劑組還是有13名需要手術,而「知道用的是花霜組」,只有1名需要手術,「不知道用的是花霜組」,則有7名需要手術。明顯少非常多。而且也證明了「知不知道用的是花霜」,這件事確實會對治療造成影響。

Satwant Kaur Mehta, B.S.,2002

ORAL FLOWER ESSENCES FOR ADHD.
J Am Acad Child Adolesc Psychiatry. 2002 Aug;41(8):895; author reply 895-6. doi: 10.1097/00004583-200208000-00005.
https://www.jaacap.org/article/S0890-8567(09)61067-4/fulltext

本研究針對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的兒童使用花精,初步研究表明,根據童年注意力狀況 (CAP) ( p = .02)衡量,花精可有效減少注意力不集中和多動。且根據哥倫比亞損傷量表 (CIS) 的測量,與對照組相比,整體功能的改善幾乎翻了一番。

Shai Pintov , Miriam Hochman, Amir Livne, Eli Heyman, Eli Lahat,2005

Bach flower remedies used for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children–a prospective double blind controlled study.
Eur J Paediatr Neurol . 2005;9(6):395-8. doi: 10.1016/j.ejpn.2005.08.001. Epub 2005 Oct 27. From Israel.
https://www.ejpn-journal.com/article/S1090-3798(05)00108-X/fulltext

根據 DSM 標準診斷出的 40 名年齡在 7-11 歲之間的 ADHD 兒童隨機接受巴赫花療法或安慰劑治療,為期 3 個月。兒童的表現在治療開始前由教師評估,隨後在研究期間的每個月進行。結果發現,與安慰劑相比,花精療法在治療多動症兒童方面沒有統計學意義。治療持續時間與性能改善之間存在顯著相關性,與安慰劑相比,治療組之間沒有差異。

Suzimar de Fátima Benato Fusco, Ana Paula Pancieri, Stéfanie Cristina Pires Amancio, Daniéliso Renato Fusco, Carlos Roberto Padovani, Marcos Ferreira Minicucci, Wilza Carla Spiri, Eliana Mara Braga,2021.

Efficacy of Flower Therapy for Anxiety in Overweight or Obese Adults: A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The 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2021; 27(5): 416. From Brazil.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3902293/

研究花精療法治療超重或肥胖成人焦慮症的成效,參與者不分男女,年齡在 20 至 59 歲之間,超重或肥胖,伴隨中度至高度焦慮,共81人,隨機選出41人用花精,40人用安慰劑,用狀態-特質焦慮量表 [STAI]檢驗焦慮狀況、用匹茲堡睡眠質量指數 [PSQI]檢驗睡眠狀況、用暴食量表 [BES]檢驗暴食狀況,並檢查 心電圖RHR(resting heart rate,每分鐘心跳數,介於60-100,一般認為越低越好),與安慰劑相比,使用花精組的焦慮症狀、暴飲暴食和 RHR 減少,他們的睡眠模式得到改善。

S Yang and Y Wang,2012

Effects of Bach Rescue remedy on cardiac autonomic balance in healthy women.
BMC Complement Altern Med. 2012; 12(Suppl 1): P233. Published online 2012 Jun 12. doi: 10.1186/1472-6882-12-S1-P233. From Taiwan.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373469/

本研究使用雙盲隨機交叉設計來評估巴哈救援療法對七名健康女性心率變異性影響的研究。這七名女性隨機服用安慰劑與花精,兩者間隔一個月,並檢測心率變異性,結果發現接受花精治療後,心律變異性降低,副交感神經活動增加和交感神經活動減少,足以印證花精療法的壓力緩解效果。

Toyota, Shigeyoshi,2006

The Study of Bach Flower Remedies as Premedicatio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Life Information Science.2006;24(2):455–60。
https://www.epistemonikos.org/en/documents/85892268f786e64fc3151f0e21f3559c242f5c61

受試者被分為兩組,每組20人:一組給予花精,並設對照組,測量受試者在進入手術室前服用花精或安慰劑的次數、受試者到達手術室時的血壓和心率,以及手術前和進入手術室後使用 A-VAS(視覺模擬量表)檢驗焦慮和緊張程度。結果發現,儘管兩組血壓心率都沒差,但「給予花精當術前舒緩焦慮用藥」的組別,比對照組的次數顯著較少,據此認為花精對於緩解焦慮緊張有幫助。

Uma B Dixit , Rishita R Jasani,2020

Comparison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Bach flower therapy and music therapy on dental anxiety in pediatric patien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J Indian Soc Pedod Prev Dent. Jan-Mar 2020;38(1):71-78. doi: 10.4103/JISPPD.JISPPD_229_19. From India.
https://www.jisppd.com/article.asp?issn=0970-4388;year=2020;volume=38;issue=1;spage=71;epage=78;aulast=Dixit

本研究利用花精與音樂緩解兒童牙科焦慮,共選擇 120 名4-6歲的兒童,隨機分為三組:牙科治療前15分鐘喝花精(用四滴稀釋到40ml開水中)、聽音樂並喝白開水,和純喝白開水不聽音樂的對照組。供水人員並不知道給予兒童的是哪一種,以此符合雙盲要求。

使用北卡羅來納行為評定量表、面部圖像量表 (FIS) 和生理參數評估牙科焦慮症。在術前(15 分鐘前在等候區)、術中和術後(完成後 15 分鐘)記錄每個孩子的生命體徵。在脈搏血氧儀的幫助下記錄脈搏率和氧飽和度。使用手動血壓計和聽診器記錄收縮壓和舒張壓。所有生命體徵均由訓練有素的助手記錄,該助手對於測量的兒童屬於那個組別都不知情。

這項隨機對照研究發現,與術前水平相比,花精和音樂均導致兒童在牙科手術期間的脈率、收縮壓和舒張壓降低。對減少牙科焦慮有顯著幫助。且服用花精的兒童在術前的血氧飽和度比之喝開水的對照組顯著高1%。


分享本篇文章:
澳洲花晶國際培訓導師:倪英渱

專長為協助學員洞察身體型態與情緒模式的交互作用,清理在親密關係、家庭和金錢、事業中重複卡關的深層驅動力。

透過當下身體呈現的情緒阻塞,運用高頻花晶能量深入帶領轉化功課,清理身體紀錄的舊模式,協助學員重建自我價值、生命力和幸福的體質。

更多熱門身心知識庫

花精療法的醫學研究:回顧與展望

花精療法,源自英國而普及於全世界,常用於負面情緒的處理,原是諮商人員使用的工具,也有不少人好奇實際效益如何,並從少量個案研究做到量化實驗。雖然仍有待完善,但以目前證據看來,花精療法能降低手術次數、用藥頻率及併發症,也能降低焦慮、提高滿意度,值得投入。

Read More »

情緒花園的起點與願景

小渱老師為了療癒身心問題展開尋覓,最後覺悟到:要從身體入手,解決知道做不到的問題,療癒才會有用。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描述情緒花園的價值,那就是:透過澳洲花晶療癒,讓人找回內在力量和幸福。

Read More »

口服花晶使用方式詳解

口服花晶又分情緒波頻與高頻晶鑰二種。 情緒波頻口服花晶的兩種用法 情緒波頻口服花晶共十六種,扣除「應對各種緊急負面心靈狀況,隨時可用、任意混搭」的急救

Read More »
澳洲花晶國際培訓導師:倪英渱
訂閱情緒引導電子報
熱門身心知識庫

花精療法的醫學研究:回顧與展望

花精療法,源自英國而普及於全世界,常用於負面情緒的處理,原是諮商人員使用的工具,也有不少人好奇實際效益如何,並從少量個案研究做到量化實驗。雖然仍有待完善,但以目前證據看來,花精療法能降低手術次數、用藥頻率及併發症,也能降低焦慮、提高滿意度,值得投入。

閱讀全文 »

情緒花園的起點與願景

小渱老師為了療癒身心問題展開尋覓,最後覺悟到:要從身體入手,解決知道做不到的問題,療癒才會有用。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描述情緒花園的價值,那就是:透過澳洲花晶療癒,讓人找回內在力量和幸福。

閱讀全文 »

口服花晶使用方式詳解

口服花晶又分情緒波頻與高頻晶鑰二種。 情緒波頻口服花晶的兩種用法 情緒波頻口服花晶共十六種,扣除「應對各種緊急負面心靈狀況,隨時可用、任意混搭」的急救

閱讀全文 »
本周熱門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