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會客室EP.17 受害是一種癮

文章目錄

主動調控情緒度

透過視覺心像的觀想練習,可以主動調控情緒度,讓我們快速地進入某一種情境,體驗身體當下的感受並有效地去陪伴。

「緊抓不放」是一種癮,若有很多情緒卡在身體裡,身體會無法分辨什麼東西對自己是有滋養的、什麼是廢物,導致便秘。

如果沒有認出過往烙印在身體的印記(不被愛、不被肯定、不被喜歡、沒有自信、自我價值感低落…)這些情結可能就會主導我們的生活,剝奪我們的自由意志。

療癒沒有固定的套路,但為了讓個案能累積一些資源並看見希望、持續地往上走,療癒師需覺察判斷個案當下的身心狀態,再給出對方適合的東西。

受害者情結的 8 個特徵

  1. 心靈孤兒:別人要為自己的生活困境負責任,讓自己無微不至地被寵愛。
  2. 無助心態:只有強者能保護自己,自己是無助弱小的。
  3. 偏執人格:透過堅持己見、支配別人來獲得權力。
  4. 敵意及攻擊傾向:環境充滿了威脅,隨時會受傷。
  5. 自我中心:認為別人不能、不願意或做不到自己的要求,就是完全不關心自己。
  6. 情感匱乏:沒有滋養和滿足自己心理需求的能力。
  7. 不願承擔責任:迴避被指責的機會,包括反省自己。
  8. 病態的悲苦角色:無意識地以吃苦來當作存在的證明。

出處:《Just A Moment 等一等》心理諮詢平台。

堅持受苦不是美德而是操控手段

「堅持受苦」在東方文化成為過高評價的美德,很多人認為這才是情操,甚至恐懼自私,誤以為犧牲付出才是愛,堅持不接受別人幫助、支援自己,實則可能會變形成讓別人內疚,變成隱性的控制。

把自己「幼兒化」、「弱化」、「無力化」、「悲苦化」…都可能是控制別人的手段,當我們看懂並尊重自己的需求,就能用負責照顧自己的方式,不再演出同樣的戲碼。

所有的情緒都是一種能量,會讓身體產生內分泌及神經訊號的變化,如果我們被訊號不斷地刺激或增強,就有可能形成「癮」的狀態。EX:看到對方受苦習慣內疚,而無法往自己的人生邁進。

先把自己照顧好,幫助別人就會輕鬆舒服,不是為了討愛、討重要性、討價值,或覺得自己偉大或高尚,幫助別人單純是因為自己開心,才不會失衡。

會被情緒勒索源於想感覺重要

會被情緒勒索,其實也可能有一個隱藏的需求:「需要感覺自己重要」,彷彿我多做一點你就會過得更好,這種內在的渴求還沒被覺察和照顧時,特別容易被情緒勒索。

受害者情結背後潛藏著幽微的情緒感受跟需求,當受害感出現時,無關對錯,也並非檢討受害者,而是支持大家看見自己的力量和資源,允許情緒流動,找到當下身體不舒服的部位、落實照顧,就是負責。

感到受害時的自救方式

當我們感到受害時,如果還未鍛鍊好一個成人視角的自我,自我照顧、允許、接納、負責都很難,會容易回到那個受傷小孩的思想和感受,因而被情緒淹沒、籠罩和控制。

在這個階段,情緒出現時可以先用花晶來陪伴身體,讓身體能量提高,陪伴才會到位。具體方式如下:

  1. 找到自己受害、受傷、難過、委屈、孤單、害怕時,身體不舒服的部位,
  2. 將花晶滴於手上,
  3. 敷於不舒服的地方,
  4. 並輸入簡短有力的意念:「我感覺到你了」、「我陪你」,允許感受全然湧現,並從身體陪伴,或是用抱抱枕來陪伴情緒,也是很好的方式。

如果我們有一個好想拯救的對象,代表過去「沒有成功拯救某人,以此來感覺安全或被愛、自己重要或有價值…」因而衍生的情緒還未消融。

此時可以「停下來」,打斷下意識地快速反應,破除自我慣性,先創造停頓的空間,誠實地看見自己、照顧自己。

情緒出來時若手邊沒有花晶,可透過練習火呼吸、跳街舞、泡溫泉、拉筋伸展…來放鬆身體筋膜,讓自己回到有空間、有力量的狀態。

園友問答

來自臺北的卡比提問:

之前有一次線上課老師提到要留心自己用什麼「餵養自己、滋養自己」(看的新聞、身邊的人事物…)

雖然現在我有在練習陪伴情緒和交託,但還是會常常被媽媽對我說的話勾起情緒,儘管現在已經不常在家裡了,但就算是相對短時間的相處,仍然還是會被勾起情緒,還有感覺到被攻擊,然後就需要再花時間下去陪伴情緒跟交託。

所以請問老師,即便我已經在練習了陪伴跟交託了,不管是工作上還是生活上,但如果我常常讓自己身處在比較負面的環境,或是讓我覺得被受到攻擊的環境,那是不是我的那些練習跟這些消耗互相就抵消了呢?

小渱老師的回覆:

「陪伴情緒」就是有效的「連結身體」,「交託」則是把我們負面的自我信念及自我設定交出去。

當我們有在練習陪伴與交託時,其實也要開始在生活當中創造一些微小且不一樣的具體行動來累積那個新的自我設定。EX:自己可以誠實地跟對方分享內在心境的轉折,是因為對方很重要,而不是為了究責對方。

跟媽媽相處時一定有一些過去無法做的行動,可以先在讓你有壓力的一些人當中(類似媽媽)去做一點有別以往的行動,藉此來體驗新的自我設定。

在關係當中試著去冒險做一些小小的事情,因陪伴情緒、陪伴身體和交託都屬於陰性的行為,需透過陽性的行動來核對療癒的效果,在行動中累積新的自我感覺,讓自己感覺到有力量。

在生活當中去打破慣性做出新的行為,如果有好好療癒讓身體有力量的話,會開始有新的回應方式,並創造一個新的環境。

從駱駝到獅子就是從隱忍到爆發,但我們的目標並非從壓抑到衝撞,而是要回到一個純真的赤子之心。

別人如何攻擊我是別人的事情,我是什麼樣的狀態是我的事情,我可以活成什麼樣子是我的事情,所以我可以同意別人對我的攻擊、誤解、不喜歡或拒絕。

所有人際關係的問題都是「欠缺力量」,好好照顧自己的消化道,不再用自己的身體去承受那麼多的情緒,生氣就生氣,不高興就不高興,而這些生氣跟不高興都不是對方的責任,都是可以從身體去化解的。

從消化道重建個人力量才能擁有健康的邊界,可以靜靜地看著那一個攻擊你、誤解你、討厭你、對你生氣的人,可以靜靜地允許身體裡面的受傷去湧現,使用花晶並用手敷著不舒服的部位陪伴自己,然後做出一個不一樣的選擇。

選擇冒險讓自己有一點一點小小的突破,小行動累積成大改變,體驗新的人生腳本。


分享本篇文章:

澳洲花晶國際培訓導師:倪英渱

專長為協助學員洞察身體型態與情緒模式的交互作用,清理在親密關係、家庭和金錢、事業中重複卡關的深層驅動力。

透過當下身體呈現的情緒阻塞,運用高頻花晶能量深入帶領轉化功課,清理身體紀錄的舊模式,協助學員重建自我價值、生命力和幸福的體質。

更多精選文章

澳洲花晶國際培訓導師:倪英渱

訂閱情緒引導電子報
更多精選文章
本周熱門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