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會客室EP.05 那些年讓人喝到吐的心靈雞湯

文章目錄

身心靈界的濫用詞彙

身心靈思潮起源於 20世紀60年代,「新時代運動」於美國興起,整合了東西方的文化傳統,尤其是從東方哲學和宗教中汲取靈感,帶動了國際關注「身心靈」的潮流。

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時代性格,在那個時代,有很多反戰的運動,包括政治氛圍的緊縮限制。

臺灣白色恐怖時期,是從1949年5月20日始至1991年6月3日為止,在這段時間中,也有許多人從身心靈的思想中試圖解放心靈的禁錮。

我們都生在相對開放的年代,乘著集體意識相對覺醒的思潮,該如何更讓這些思潮服務我們的生活,而非變成自我安慰的空話?這是情緒花園所關心的。

但有些話被說到太浮濫了,就會失去原本的意義,例如「愛自己」,很多人都以為情緒花園教的就是「愛自己」。

這個時代沒有人會反對「愛自己」,只是具體來說怎麼做?

花錢在自己身上就叫「愛自己」嗎?

常常拒絕別人情緒勒索就叫「愛自己」嗎?

我們試圖建立幾個具體的指標,提供可以反覆操練和驗證的方法,希望這是一套有用的方法,而不是被喊到爛的空泛口號。

眾多的身心靈與命理工具,如星座、紫微斗數、八字、人類圖、生命靈數……等等都無法定義我們是誰,這些工具用一個參數的方式,讓我們知道自身有一個寶藏庫,背後有很多東西可以取用。

但是「能否使用」及「如何運用」則是跟我們與自己連結、瞭解自己的程度有關,當我們身心通暢、放鬆舒服時,一切的定義都可以為我們服務。

貼自己或貼他人標籤,都是一種方便法門,也是一種思考的怠惰。

對於未知的預設,更是一種大腦的慣性,有點像是省電裝置,用已知的標籤來分類,而非開放的從零開始體驗和認識,就像很多人會套用他人說的話來為一些現象下註解,甚至是合理化。

重點是覺察後的行動

套公式,套標準答案,是非常常見的現象,例如被說到爛的無價值感、匱乏感、不配得……都是一些講出來之後就蓋棺論定的答案,認出答案之後要怎麼做呢?這才是真正重要的。

找答案或分析,都會帶給人一種安全感或有力量感,好像對此是有覺察的、有了解的,但未必知道如何真實的進入這些答案的感受核心,去觸碰到那些內在疼痛的部分,給予足夠的允許和支持。

讓那個傷痛的部分被好好經歷、被歸檔完成,不再持續疼痛,持續召喚出足以協助那個部分療癒的情境和演員。

覺察就是一種開放的認識,不是套答案、套公式,而是在慣性出現之前,運用身體和呼吸創造一個空間,停下來看見自己的行動背後隱藏什麼需要?

看見自己正在防衛或攻擊,這些自動化的行為背後是為了保護什麼?隱藏什麼?掩蓋什麼?

「生氣」是一個具有力量的複合情緒,我們需要自己去找出那背後的東西,可能是孤單、委屈、害怕、難過、傷心…當我們能夠面對那個背後的需求,也就代表我們有機會去照顧它。

「好的覺察」需抱持著一顆「好奇的心」,去看看自己裡面怎麼了?去感受自己裡面怎麼了?這個「怎麼了」就是一個我們可以去認識的東西。
EX:

  • 「我不知道,但我覺得揪心…」
  • 「我聽到他那樣說的時候,這裡有一種痛痛的感覺…」
  • 「我覺得吸不到空氣,腳也麻麻的不太舒服…」

當我們不斷地去跟這個感覺在一起時,過了一段時間後,可能會感受、發現到那樣的感覺裡有一點點的「害怕」,而不是一開始就認定了一個情緒標籤。

「不急著找答案」是需要「安全感」的,這樣才有機會去看看自己「裡面有什麼」,沒有安全感時反而會無法擁有一個「允許自己混亂、矛盾的空間」。

所以花園會持續的帶大家從「身體」建構出那一份「跟自己連結的安全感」,在當下產生的這些反應當中,給身體一個時空,用手放在有感覺的身體部位上面,深呼吸跟它在一起,這就是「陪伴」。

「覺察」是我們學會「如何陪伴情緒」、「如何觀察想法」及「如何照顧身體」,並開放性地去發現「自己裡面怎麼了」的過程,而依序從身體、情緒到想法的覺察階梯,是實證有效的。

什麼是愛自己

「愛自己」對很多人來說可能只是花錢旅遊、吃美食、打扮自己、買東西給自己…,花園支持大家「聆聽、回應身體」,重建我們與細胞之間的關係,當一個人沒有體驗過這樣的連結品質,就不會有相應的認知。

「無限量照顧自己、有效陪伴自己」的具體基本功:

  1. 每天將花晶混合花霜敷於各大淋巴,讓身體訊息快速傳導
  2. 情緒升起時將手放於有感覺的身體部位
  3. 觀察身體的物理感覺(輕、重、冷、熱、鬆、緊、軟、硬)
  4. 深呼吸,等待物理感覺減弱

情緒花園也不斷優化課程,直指核心聚焦討論,傳遞碰觸身體的手法體驗,當一個人能這樣觸碰自己時,也就能夠用這樣的品質去接觸他人、與他人同在。

這樣陪伴和連接的品質是非常具有支持性的,也就是真實的療癒。

「照顧、陪伴、覺察」需要結合

當我們沒有如實的把過去事件的影響力從身體化開時,事件就會不斷地在潛意識後台影響著我們「看待他人」、「解讀世界」的方式。

我們可以很安全地在觀想當中,去允許那些事件的影響力在當下讓身心去體驗到,用手去陪伴身體,讓張力在陪伴當中慢慢減弱,讓自己體驗到「我有能力陪伴自己」、我可以開放地「允許自己的感受流通」。

感受系統可以重新塑造

當我們不斷地去體驗到某一種情緒,神經會不斷地固化。我們會習慣性地去感覺到這種情緒,並不斷地用跟這種情緒綁定的某一種想法、模式去解讀很多的事情。

受傷源於期望

如果我們會感到受傷,是因為我們的系統裡有將期望放在他人身上,如果我們能夠自我負責,就能選擇「回應和解讀他人」的方式,因而能體驗到連結而開放的愛。

三個常見但容易被誤解的觀念

「吸引力法則」

「吸引力法則」是一種頻率共振,卻常成為人們「過度歸因」的口號,其實仍需回到各自負責的層面上,當我們能允許自己舒適時,身邊也會出現更多令自己舒服的關係。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這可能會阻斷當事人的情緒流動,如果我們不喜歡自己的情緒,會傾向追求美好的語言,只因不想承認自己難過、受傷,表面上好像接受了一切,但身心可能還處於傷心的浪潮中,等待著被關愛、照顧。

「難過、受傷」都是我們身體裡等待被愛的部分,允許自己擁有這麼多感受,讓情緒的能量通過自己,回到當下這一刻,也知道自己不等於這些感受,我們就能更開放、更自由。

身體即當下,所有的情緒都是我們身體自然的裝置和狀態,當情緒來臨時,可以觀想情緒進入自己的這個系統。

而這個系統就像一條河流,可以讓情緒之船經過,在船通過的過程中感受到情緒浪潮帶來的震盪,並且深呼吸跟這個震盪在一起,因而讓自己成為了更寬敞的河流,變得更放鬆、開放。

放下過去

其實我們這一代是一群相對比較有資源的人,這邊說的資源包括思考的資源、資訊的豐富和擴展的可能性。

但某些年紀較長的朋友,會用「放下過去」來寬慰自己,如果今天他們能運用的資源有限,只有用這些話來支持自己的可能,那也是他們的資源。

有時候過去事件的影響力並未消失,大部分的人也不知道如何健康地完整體驗,其實只要每天跟「身體」在一起,跟它有一個友好的關係。

當事件的影響力衝擊到身體時,當下用手將注意力放在身體有感覺的部位並深呼吸,讓那個衝擊感在自己的手中感覺到被化開,這就是一個最好的陪伴。

療癒陪伴和主流醫學並不衝突

情緒花園也並非提倡「崇拜身體」,只需平等地看待身體,知道身體會自動化的重播過去的所有情緒,所以需要從身體去化開過去事件的衝擊跟影響。

身體是我們建立關係、創造事業及目標的載體,跟身體建立友好的關係,才能順利完成這些任務。

身體只是療癒的一個入口,我們的最終目標是為自己負責。

🌹小編知道大家對這個主題還意猶未盡,甚至出現更多的疑問,歡迎寫信到會客室信箱,你的提問必定也是他人的疑問,可以貢獻給更多人,支持集體意識共同提升。


分享本篇文章:

澳洲花晶國際培訓導師:倪英渱

專長為協助學員洞察身體型態與情緒模式的交互作用,清理在親密關係、家庭和金錢、事業中重複卡關的深層驅動力。

透過當下身體呈現的情緒阻塞,運用高頻花晶能量深入帶領轉化功課,清理身體紀錄的舊模式,協助學員重建自我價值、生命力和幸福的體質。

更多精選文章

澳洲花晶國際培訓導師:倪英渱

訂閱情緒引導電子報
更多精選文章
本周熱門文章
返回頂端